当前位置:betway必威官网 > 国内资讯 > 三中全会改革路线图将决定中国经济转型成败,

三中全会改革路线图将决定中国经济转型成败,

文章作者:国内资讯 上传时间:2019-10-12

摘要: 在其看来,体制改革问题正在关口,“十八届三中全会即将制定改革的路线图,而这个改革的路线图是不是制定的好、能不能够圆满的执行就决定了我们这个转型到底转得过来,还是转不过来。这两个问题是有关联的 ... ...吴敬琏 凤凰财经摄  9月14日,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夕,凤凰网及凤凰财经成功主办第一期“凤凰财知道读书会”,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经济学界泰斗吴敬琏先生发表了主题演讲,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韦森、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贺菊煌等多位经济学家参加并进行座谈。  吴敬琏认为数十年过去,中国经济增长方式转型并没有真正转变,而如今已到关口,如何转型命运攸关,他从宏观及微观两方面总结了已表现出来的危机;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余永定亦认为经济增长方式转变改革十年后仍未实现,而主要原因既是国有经济主导国民经济的改革没有到位。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韦森认为改革的核心问题是政府的权力制衡问题,他认为中国经济增长方式不但没有转变,反而还在恶化。  本期读书会吸引了超过300名读者参加并与经济学者们互动。凤凰网COO李亚表示在现今的网络社会,在一个越来越碎片化、快餐化、娱乐化的时代,凤凰财知道做高品质的思想内容,不仅提供海量快速的内容还提供深刻价值的内容。  吴敬琏:增长模式转型“革命尚未成功”  吴敬琏认为,经济发展模式转型以及体质改革是当今中国碰到的两个主要问题,这两个问题互相关联。“增长模式转型已经提出了将近20年,但是到现在革命尚未成功,它的关键问题就是体制上的问题。”  在其看来,体制改革问题正在关口,“十八届三中全会即将制定改革的路线图,而这个改革的路线图是不是制定的好、能不能够圆满的执行就决定了我们这个转型到底转得过来,还是转不过来。这两个问题是有关联的。”  吴敬琏以其著作《中国增长模式抉择》内容论述了中国需要全面深刻改革的原因。他认为,经济增长如何转型命运攸关。经济增长方式包括集约型增长和粗放型增长,吴敬琏认为由于政府仍然掌握了太多的配制资源的权力,而阻碍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到的基础性作用。  这种状况导致的结果正在宏观与微观经济方面表现出来,其中微观方面即表现为基本生存环境都出现问题,“经济增长的模式、增长方式并没有转型,而我们每一个人都感觉到,我们生存的最最基本的条件:土地、水、空气,现在都出了问题。”  此外,宏观经济方面则表现为资产负债率太高,而这种状况若不改变,受到一种外来的冲击或者是内部的某种冲击的时候就可能爆发系统性的危机,必须防范未然。  “于是资产负债率越来越高,主要某一些部分出现一些危机,马上传到其他地方,有一些地区出现的,温州出现跑路事件,还有后来苏南出现的跑路事件,还有今天6月的钱荒其实都是给我们发出的预警信号。”  “改革已非常紧迫”吴敬琏表示转型的障碍在于体制。“怎么能够从根本上解决?就是要改革。才能改变这种状况,才能消除这个体制性障碍,才能实现转型,我们生存,我们增长才有保证。”  如何改革?吴敬琏建议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即一体化、竞争性的市场。“现在地方保护和部门保护得非常厉害,党和政府驾驭下的市场那根本就不叫市场了。” 此外,还要构筑市场产权制度,吴敬琏认为目前的土地产权问题还是不明确。  吴敬琏对于改革的执行也感到担忧,“因为肯定会涉及到很多既得利益,会引起一些人的反对、阻挠等等。需要我们大家上下一心去克服这种障碍,把改革推行下去。”  余永定:国有经济主导国民经济的改革没有到位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余永定以书面发言在读书会中发表了观点。他认为经济增长方式转变改革十年后仍未实现,而主要原因既是国有经济主导国民经济的改革没有到位。  余永定称早在1995年中央就已经明确提出经济增长方式必须实现由粗放型增长向集约型增长的方式转变。“增长粗放老毛病没有改掉,整个经济效率很低。”  为什么那时候已经形成共识作出了决定,十年后,依旧没有解决?十年后又重提了这个问题?余永定如此发问。他认为主要原因是改革没有到位,特别是国有经济迄今仍是国民经济主导这方面的改革没有到位。  “正因为如此,吴老中国增长模式抉择第四版增进版的出版,对于推动经济学界进一步深入探讨中国增长模式的特点,可持续性和中国增长模式转型主要障碍和问题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他认为吴敬琏指出的中国粗放型增长方式主要表现包括几个方面。一方面是投资驱动片面强调重化工业的发展和以汇率低估为基础的出口导向。  “当然,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并不意味把孩子同洗澡水倒掉”,余永定称中国重视投资,中国必须建立独立工业体制,必须进一步提高竞争力,但是当前主要问题不是中国经济增长方式已经转变过头了,而是转变的步伐过于缓慢,在一系列的领域,转变还没有开始。  余永定表示吴敬琏实际上对如何提高经济效率的具体措施给出了一系列的建议。主要包括四个方面:第一促进与科学相关的技术在国民经济各领域中的运用,推动技术创新和产品升级;第二大力发展服务业,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降低过高的交易成本;第三运用通信技术提升国民经济各部门的效率;第四,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还应当大力利用农村富余劳动力从相对低效的农业向相对高效城市非农业的机会转移,提高国民经济的整体效率。  韦森:改革的核心问题是政府的权力制衡问题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韦森发表了与吴敬琏一致的观点,他比喻说要求经济转型就如同要求老虎不吃肉,经济增长转型几十年都没有真正转表。“反而大家看去年15.6万亿的投资,今年社会融资总量,结果还是到投资里面了,我们生产方式不但没有转变,反而还在恶化”。  韦森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方式问题是一个体制问题,这个体制不改,就不可能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从这一点来讲,我觉得改革转变增加方式,我们有共识。三中全会马上开了,我们要怎么样改革,改什么。好像最近的有消息说,提出几个方案,最重要的一个好像还没有行动。”  “改革的核心问题是政府的权力制衡问题。”韦森认为如果财政体制没有解决,七大改革可能都实现不了。“我们希望在经济衰退之前,我们在新一届领导人的领导下能真正在体制上或者在政府体制上财政体制上作出实质性的改革,来真正转变经济增长方式。”

作者 乔艳红

图片 1

9月15日拍到的中国国旗。 REUTERS/Tyrone Siu

北京9月15日 - “你们制定了一个很好的五年规划,但是不知为什么,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这是201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班塞先生在对中国“十一五”规划(2006-2010)进行调查研究后提出这样一个问题。

中国知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则对问题的根源作出了解析:通过投资扩张来推动经济增长的做法,不必触动旧的利益格局,因而以强势政府和海量投资为基本特征的发展道路就成为一些官员的行为定式。

中国早在1995年就正式把实现“经济增长方式从粗放型到集约型的转变”写入“九五”规划(1996-2000年),但如今(2011-2016)十二五”也过半,“转型尚未成功”。

业内人士认为,这归根结底是因为存在体制性障碍,政府仍主导着经济资源的配置。即将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将出台整体改革路线图,能否成功破除体制性障碍,让市场在资源配置和结构调整中发挥支配作用,是决定经济增长转型成功与否的关键。

“这个改革的路线图,是不是制定的好,能不能够圆满的执行,就决定了经济增长转型到底转得过来,还是转不过来,”吴敬琏周六在北京出席一活动时说。

他认为,中国至今仍未能实现向集约型转变的根本原因是存在体制性障碍,政府仍然主导着经济资源的配置,这不仅导致微观方面的基本生存资源如土地、水、空气等现在都出了问题,从宏观经济层面来看资产负债率亦过高,倘若遭遇外来或内部的突然冲击就可能爆发系统性危机。

“增长粗放老毛病没有改掉,整个经济效率很低,”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余永定称,当然,中国重视投资,中国也必须建立独立工业体制,必须进一步提高竞争力,但是当前主要问题不是中国经济增长方式已经转变过头了,而是转变的步伐过于缓慢,在一系列的领域转变还没有开始。

中国经济潜在增速已经放缓,依靠投资和外需拉动的经济增长模式显然不可持续,面对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全球经济再调整的倒逼压力,面对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步入深水区的中国改革无疑是一套系统性的复杂工程。

去年11月中共十八大已经宣布,要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全面深化改革;而2013年的一项重要任务,是要明确提出改革的总体方案、路线图和时间表。目前投资者对将于11月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寄予厚望,预计届时将有一揽子改革方案出炉。

“现在整个转型的难度超乎想象和超乎艰巨,因为金融危机以后再调整已经逼到我们门口了,”出席同一活动的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平称,“中国未来一轮改革已经不仅仅是方向,而且非常非常的具体化,包含了一系列大的原则和非常技术性的改革。”

**让市场之手发挥作用**

面对经济增速放缓,今年3月上台的习李新政府并没有像以往那样,通过“大干快上”搞投资来“稳经济”,而是通过合理且有必要的途径如棚户区改造、加快铁路和基础设施建设等稳住经济,同时致力于一系列改革,譬如取消和下放200多项行政审批、促进信息消费、加快上海自贸区建设等以为经济长期可持续发展铺平道路。

吴敬琏指出,后发国家在追赶阶段由政府主导投入资源,对经济增长能产生很大推动作用是因为有前人的脚步可循,能比较准确知道该怎么做,只要不是长官意志拍脑袋决定、只要善于学习,就能够把资源引入到合适的地方,但在已经追赶上的时候,不确定因素实在太多,就应该交给市场去开拓创新。

“譬如调结构,由谁来调结构?政府怎么知道什么叫好的结构?”他说,“还是要靠千军万马自己去闯,去闯出一条路来。”

吴敬琏认为,下一步改革中处于核心地位的应当是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即一体化、竞争性的市场,其中包括明晰产权制度,放开各类商品价格以及包括利率、汇率在内的要素价格,完善反垄断立法等等。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部长冯飞在谈到产业调整升级时也讲,不太主张由政府主导的产业调整升级,因为更多注重的是增量,但现在产业升级的最大任务是价值链升级、是效率的提高,而不是一个新增什么的问题。

“现有的东西怎么样提高水平,这个恐怕是最重要的,”他说,“个人比较主张结构性产业政策向功能性产业政策的转变。”

中国产能过剩似乎正进入越调越严重的怪圈。自2003年开始第一拨调控以来,进入落后产能名单的,已从最初的钢铁、水泥、电解铝三个行业,大幅跃升至目前的19个行业。归根到底,主要还是政府职能部门的手伸太长,管太多。往往用政府部门的判断来代替市场的判断,又用这种判断去制订规则影响企业,再动用政府的力量去干预企业影响市场,其结果只能是越淘汰产能过剩越严重。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本文由betway必威官网发布于国内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三中全会改革路线图将决定中国经济转型成败,

关键词: